订阅

高岭之花

我们总是会让自己的偏见凌驾与别人的偏见之上,很多杯具就是这样产生的,比如,法海。

1.

你喜欢吃鱼,我喜欢吃肉,我们两能在一个桌子上吃饭,这就是最美好的事情。

不过,更多的时候,我们认为我们在思考,实际上,我们只是重新排列了一下自己的偏见。

所以,我们总是会让自己的偏见凌驾与别人的偏见之上,很多杯具就是这样产生的,比如,法海。

当然,这种偏见的凌驾往往也会推动社会的进步,封建社会的中国就是如此。道家、法家、儒家、佛家,历史轮回般的碾压,甚至基督家入主逐鹿民间。

我老婆喜欢金星,觉得她的毒舌很爽,我则喜欢王自健,他的调侃与自嘲更温和一些,她看金星秀我却并不反感。

高岭之花,欣赏有别,没必要碾压,你只需要按照你自己的法门修行就好了。

2.

看徐皓峰的《大日坛城》,日本一代剑圣宫本武藏,少年成名,十三岁开始便碾压了日本所有武学高手,直到六十岁的时候,宫本武藏发愿把他的全部武学记录成书,传给后世。

而后世之人始终无法参透他的武学典籍,因此都说他有私藏,他的武学典籍并不是他武学的忠实还原。

后世有位武学家研究了宫本武藏的典籍四十五年,得出结论,宫本武藏其实并不懂剑术,他的剑术极高,完全是因为,宫本武藏是个天才。作为武学天才的宫本武藏从自己的角度出发,写的武学典籍,自然无人能懂…

我们看不惯很多行为,然后我们就认为别人不对,往往并不是别人不对,只是我们欣赏不来罢了。

阿姨在我家打扫卫生,跟我闲聊,她说现在的女孩子真幸福啊,指着我老婆的一堆化妆品说,你看他们现在用的这些化妆品,我都不认识,都没见过啊,都是好东西。

我说,其实我也不认识,不过,好东西却未必是,只是因为这些化妆品看上去都不是中国生产的罢了。别的地方产的东西,总比是比自己的东西好,于是女孩子们都喜欢买。

无法突破对自己的认知,是我们最大的敌人。不自欺者为豪杰,何必呢。

3.

习武的人爱惜兵器,往往视如生命,即使家里再有钱有势,往往也不会让外人碰自己的刀剑,一定要自己擦拭,仿佛爱人。

旁人很难理解这份很奇怪的执念,但是,如果一个事情是你从零开始做,后有小成,你便会加倍珍惜。比如一所房子,从装修开始,到选家具,到摆放家具,到安装,哪怕一个小螺丝的位置等等,你一手操办过后,你就有无比的成就,也会产生无比的爱惜。

很多人会在装修完成之后,写下很长很长的笔记,文字间总是激荡着满满的自豪。

匠人尤其如此,这是一种仪式感,能带给人高潮。

佛法上讲,「我执」是佛学修为的一大门槛。所谓我执,并不是偏执,你的名字,你的身份,其实并不是你,这只是你的一种表象,我执就是在外在事物上所建立的那个虚假的自我感。

我们把自我感建立在这些外在的事物上,所以当它们变化时,我们的痛苦便产生了。但是这些事物的变化是不可避免的,因为它们的本质便是「无常」。

我常劝很多创业的朋友不要有太多执念,对于失败不要太过自责,也常想让他们试着对自己现在的创业放的开一些,比如,甩开自己的团队一段时间,让成员自己做决策,自己去发展。

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若见诸相非相,则见如来。

4.

自从我开了这个微信公号,我就一直被问这么几个问题:

– 你的微信公号内容为什么不让我们转载,你觉得自己很牛逼吗?

恰恰相反,我觉得自己说的很多都是偏颇的,包括这一篇,所以,我不允许转载,不想让他传播的更广。

这个事情看上去很矛盾,我写,是我的一种表达形式,但是我又不想被传播太多,我禁,是我的一种敬畏。

哪怕没人看,我写了,我自己看,也是一种不错的状态。

– 帮我写篇软文,发个广告如何,寥寥几千字,顶你半月工资

我还不是那么缺钱,缺钱,我自有我认为心安的获取方法,靠卖字为生,非我所想。

– 你到底有多少订阅者啊,阅读量每篇多少啊?

不知道,我也不看。想要订阅者,花钱买,瞬间就可以买很多,阅读量也可以刷,如果你需要。

– 你为什么还不更新啊?

因为我不知道要写点什么,不如不写。

所以,我常常跟朋友说,我真的很佩服订阅了我的微信公号的人,以及给我赞赏的人,他们实在伟大。

我,一个闲散孤傲的家伙,想写点什么就写点什么,有的时候写产品设计,有的时候写日记,有的时候胡扯,有的时候写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,但是,他们居然还坚持的看,偶尔还花钱赞赏…

后来,我慢慢觉得,你卖弄的东西是什么样,你的追随者就是什么样,所以不要抱怨自己的粉丝质量差,他们是在用生命给你打分!

产品设计也这样,你有多少诚意,你的用户就能感受到多少。不管是工具类产品,交易类产品,社区类产品,都是这样。有人说,作为一个产品设计者,善良永远都比聪明更重要,原因大概也是如此。

相关日志

  • 无相关日志